当前位置:主页 > 汽车 > 正文

【推文】《重生之都市仙帝》

2019-09-03 13:04作者:admin

第三章 果断出手

“给我查,一定要找到那位年轻人,一定找到他!”叶正英直接下令。

……

下了飞机,林青没有着急离开。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林晓晓会借口领导不准假,不来机场接他。

然后,还发生了一些别的事情。

果然,林青拖着行李箱在机场门口逗留,突然电话响了。

林晓晓。

曾经爱到骨子里,不顾一切疯狂去爱的一个女人,也是曾经伤他最深,最终令他一无所有的罪魁祸首之一。

“喂!林青,我……请不了假,领导不准假,所以……我下班才能……”

林晓晓的声音断断续续,带着阵阵粗重且疲惫的喘息声,令人费解。

曾经的林青听到,肯定会想尽办法安慰林晓晓,让她好好休息,不用管自己之类的。

现在嘛。

“哦!”

不等林晓晓再说什么,林青已经挂断电话。

听声音,他都知道对面发生了什么,那种紧张刺激的运动中,林晓晓能好好说话才怪。

不过,林青并未点破。

一抹邪异的弧度,自嘴角微微扬起,林青的眼眸中闪过丝丝寒芒。

“咱们可以慢慢玩,本尊有的是时间。”

林青邪异一笑,刚才的事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情绪,拖着行李箱继续转悠。

当年林青信誓旦旦来到青州,不仅没能和相恋四年的女友顺利在一起,反而经历种种,最后被无情抛弃。

带来的一百万家底,老爸给他创业的钱,也被尽数骗走。

最终一无所有。

当年的林青可谓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这一次,却不会了。

林青徘徊在机场门口的大道上,并没有着急离开,他依稀记得曾经在这里等林晓晓,发生过一件有趣的事。

这次,怎么能错过呢。

果然,差不多半小时后,一辆白色加长面包车停靠在路边。

车门打开,密密麻麻的十几个人涌出来,嘴里叼着烟,手里拿着棒球棍,穿着花里胡哨的衣裳,露出手臂和脖子上的纹身,大摇大摆走来。

目标很明显,正对着林青的方向。

“时间掐的挺准。”

林青微微一笑,随意扫了一眼,眉宇间闪过一抹淡淡的戾气。

当年就是这群人噼里啪啦打他一顿,打成重伤,路过的好心人打急救电话,自己才侥幸保住一命。

住院期间,林晓晓都不曾去看他一眼。

上班就算不好请假,那么下班呢?四年的感情就这么一文不值?

当年的林青傻乎乎的没想那么多,现在却不一样了。

也许,这些人的到来,也林晓晓不无关系。

对方出现的太是时候,并且专门找上自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来吧。”

林青邪魅一笑,隐隐的,似乎有些期待。

待到那些人靠近时,林青微微抬头,眼眸中闪烁期待的光芒。

好像,等很久了。

为首的光头扫了一眼,喝道:“没错,就是这小子,给我打!”

话音未落,跟着一起的混混们已经出手,在斜阳下折射锃亮光芒的棒球棍,伴随呼啸的风声,直奔林青脑门。

路过的人看到这一幕,慌忙躲得远远的,唯恐避之不及。

“小子就是你惹了我们杨哥?真他妈有种!”

“你们几个,给我打!”

说话间,两个油光锃亮的棒球棍,裹挟着呼啸风声迫近。

前世的林青就是因为手无缚鸡之力,在学校期间努力学习,甚至打架都没参与过,遇到这些混混们更没能力获胜。

只一瞬间就被放倒,然后就是单方面暴打。

短短片刻,就被打成重伤。

以至于警察赶到时混混们早已潇洒离开,只留下被救护车抬走的林青。

林青记得,那光头叫做杨凯,手底下几十号人,在青州根本上不得台面,但对付曾经的林青,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刚从大学走出来的年轻人,绰绰有余。

机场门口重伤,后来出院后,也没少受到对方欺负羞辱。

这笔账,自然不能轻易揭过。

呵!

林青咧咧嘴,随意的扫过光头杨凯,邪魅的眼神令人窒息。

一刹那,杨凯感觉到杀意凛然,浑身冰冷。

仿佛,被扒光了扔进一个黑暗的冰窖里。

恐惧,瞬间弥漫心头。

不过,只是一瞬间,林青就不再看他。

嘭!嘭!

只听得两声闷沉的响声,像是什么柔软的东西狠狠砸在地上,旋即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嚎。

再一看,两个率先杀过去的混混,连带着棒球棍,躺在地上。

林青,若无其事站着。

依旧面带微笑,眼神微微清冷,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情况?”杨凯抹了抹光头,问道。

“杨哥,不知道啊,这小子好像有点古怪。”一个小弟退后两步,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废物!

杨凯狠狠啐一口,定了定神,眼睛里闪过一抹狞色,冷笑道:“就一小县城来的废物,刚毕业的大学生,有什么好古怪的?给我打!”

听自己老大这么说,混混们来了精神。

刚才,兴许是自己人不注意,才被打倒。

毕竟他们一直看着,都没看清楚林青怎么出手,能古怪到什么地方?

刚毕业的大学生,能有多厉害?

这一次,上来三个混混。

林青的动作也非常麻溜,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混混们扑上来的时候,已经倒下。

整个过程快的令人咂舌,没有人看清楚他们怎么倒下。

也没有人知道林青什么时候出手。

就好像,他们是自己躺下的。

若非看到他们脸上红肿一片,或者手腕断掉,或许还真有人以为他们在演戏。

人群中,一个衣着大方得体的女子,目光落在林青身上。

美眸中浮现几许欣赏,淡淡的说道:“这人有两下子,如果有可能的话,请他去我们公司工作……恩,这绝对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赵总,他……”

“没看到一群混混们都接近不了他吗?此人不简单,应该是个退伍军人,而且是特种部队退下来的。”女子美眸微蹙,有些惊诧的呢喃道:“咦?细皮嫩肉的,不像是经常摸枪训练的军人啊?”

光头杨凯冷冷地盯着林青,眼眸中怒意沸腾。

“妈的,你们怎么回事?平时遇见小姑娘,一个个嗷嗷叫跟小老虎似的,今天怎么教训不了一个刚毕业的学生?”

“杨哥,消息有误,这是个高手。”杨凯身边的刀疤脸舔了舔嘴唇,怪笑道。

“刀疤,你去!”

杨凯冷笑着,使个眼色,刀疤脸怒目横眉,踩着沉重的步子走上去。

第四章 交个朋友

刀疤是个退伍军人。

准确来讲,他是退役的国外雇佣兵,曾在非洲战场杀过人,也算是双手沾满鲜血。

当然,和真正的职业军人比起来,也许还差了不少。

但毕竟是雇佣兵,刀尖上舔血度日的人物,对打打杀杀没有丝毫顾忌。

徒手对付三五个大汉,跟玩儿似的。

林青虽然有两下子,放倒几个小混混,也许很了不起。但这种成就对刀疤而言,根本就是小孩子过家家,不值一提。

刀疤的气势很惊人。

咧嘴一笑,脸上斜着的刀疤宛如一只蜈蚣,蠕动着,很恐怖。

围观的人们,都下意识的后退几步。

看到众人的反应,刀疤很满意:“小子,现在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跪下来,给老子磕头道歉,然后再拿五百万给兄弟们养伤,这件事就算揭过去了。”

噼里啪啦!

左右手一阵破擦,发出清脆的声响。

刀疤的气势陡然一变,隐隐有血煞杀气凝聚,吓得人腿脚发软。

从非洲战场归来,退出雇佣兵之后,刀疤已经很少亲自出手,因为他不屑动普通人。

林青有两下子,让他感兴趣。

但仅此而已。

还不值得让他破例亲自动手。

当然,如果对方识趣的话。

很显然,林青在他眼中,就是那种不识趣,不知死活的人。

丝毫不在意刀疤脸的杀意,和堂堂青天大帝比杀气?这不自讨苦吃吗?

纵横修仙界,万载岁月间,林青已经不记得杀过多少人,在那个没有世俗法则约束的世界,强者为尊,弱肉强食。

弱者,就该死。

而林青一步步爬起来,走到巅峰,成为青天大帝,那是踏着鲜血和尸骨上位的。

他敢肯定,自己杀过的人,比刀疤脸见过的人都要多。

轰!

目光如电,一股惊天杀意,源自灵魂深处的杀机骤然迸发。

林青的目光直勾勾落在刀疤脸身上。

整个人的气质为之变化,一片尸山血海,仿佛在背后升腾,惊天煞气寒风萧萧,令人毛骨悚然。

周围的人只感觉林青稍有变化,不知其所以然。

刀疤脸宛如身临其境。

他仿佛看见一个绝世杀身,一人一剑横斩四方,怒灭天穹,亿万生灵瞬间泯灭。

尸山血海沉浮,怨灵恶鬼咆哮,冰冷的杀气如瀚海澜天,惊动上苍。

“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刀疤脸吓坏了。

脸色迅速变幻,从红润到苍白,再到面无血色。

四肢颤抖,眼神涣散,宛如见到世间最恐怖的事情,一瞬间精神失控。

涕泪聚下,屎尿齐出。

真正恶臭扑鼻,弥漫在空气中。

刀疤脸宛如发疯似,不再瞪着林青,反而四处张望,到处乱窜,全身都在颤抖。

嘭!!!

一辆飞速驶过的轿车,来不及刹车,和刀疤脸亲密接触。

当司机反应过来,点下刹车的一瞬间,刀疤脸已经横飞出去,重重甩在十几米外的马路上,血肉模糊。

七窍流血,骨断筋折,出气多进气少,看样子多半活不成了。

“妈的,废物!”

杨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就看到刀疤脸被车撞死,这一切来得太诡异了。

“你们几个,给我上,废了他!”

杨凯真的怒了。

他是个混混,是个打手,收人钱财替人办事的那种。

如果办不成事,以后再想接任务可就难了。

毕竟,他这种人很注重回头客。

刀疤脸的诡异,让他意识到不同寻常,也感觉很晦气,但任务还是要做的。

林青也就是个普通人,也许刀疤脸脑子坏掉了……

杨凯暗骂晦气的同时,自己也拎着一个棒球棍准备出手。

突然,一阵警笛声传来。

“不要动!警察!”

“放下武器,马上投降!”

警察来了,杨凯脸色一片漆黑,牙都快咬碎了。

谁他么报的警?

干他们这行最忌讳报警,哪怕打得通头破血流也不会报警,这是道上的规矩。

私事,得私了。

眼看被警察包围,杨凯赶紧丢掉棒球棍,他的一群小弟也丢掉武器,显得很老练。

明显,他们经常干这种事,已经知道如何处理。

看着一群受伤的小弟,想充当受害人的杨凯,突然发现林青不见了。

是的,短短不到几秒钟的功夫,林青没了。

隔着老远,透过人群看见一道背影,似乎和林青有点像。

“警察叔叔,是他,那人当众打人,现在跑了。”杨凯的一个小弟大喊大叫,显得很委屈,他不想蹲号子。

“接到报警,说你们聚众斗殴,跟我们走一趟!”

警察一边手势凶器,一边抓人。

杨凯咬得压根子酸疼,恨不得把林青生吞活剥,可他现在根本没机会。

况且,招来林青,指正自己?那不脑子抽了嘛。

尽管恨得脸都抽筋了,杨凯也不敢真个指出林青,只能想办法自证清白,自己脱身了。

……

“小样,跟我斗?”

林青虽然占理,但他暂时还不想和警察打交道,尤其不想去警察局录口供什么的。

总之,嫌麻烦。

因此,远远看到警车靠近时,林青已经瞅准机会,撤了。

他没注意,就在自己撤离的同时,有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驱车缓缓跟上来。

十分钟后。

林青停在路边,准备打车离开,起码得先找个住的地方。

不等他招收叫出租车,一辆黄色法拉利停靠在自己旁边,车床降下,露出一张匀称清秀的面孔。

这是一位从外表上看不出真实年龄的女子,似乎只有二十出头,也可能超过三十岁。

只是,她想做什么?

不等林青有所猜测,女子已经开口:“你好,帅哥,我叫赵雅芝,可以认识一下吗?”

声音清脆中带着丝丝甜糯,温文尔雅。

“没兴趣。”林青摇了摇头,对这种路边搭讪的人,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

他现在只想赶紧找个住处,把东西放好,然后修炼。

是的,在林青心里修炼才是最重要的。

没有实力,只能被人踩在脚下。

没有力量,只能任人宰割欺辱。

曾经就因为没有实力而被人羞辱,失去很多,错过很多,留下太多遗憾。

这一次,不想再错过。

赵雅芝有些不死心,咬咬牙,说道:“其实我想和你交个朋友,顺便请你帮个忙。当然我也不会亏待你,事成之后,这辆车送给你,怎么样?”

“赵总……”副驾驶还坐着一个女子,刚想说什么,就被赵雅芝打断。

“这位先生,我是认真的。作为必康医药集团总裁,我说话还是有些分量的,最起码不会骗人……”

“我答应了。”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