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看点 > 正文

特级狼卫小说阅读

2019-09-03 13:28作者:admin

第19章 恐惧而情迷

杨子涛身体颤抖着,四肢乱蹬的爬起来。

他只想赶紧逃离这个恐怖的房间,逃离陆无邪这个恐怖的男人身边。

陆无邪眼睛盯着他的时候,他只感觉陆无邪就是一头饥饿、残暴,择人而噬的凶狼,随时准备将他吞下。

他很清晰的感受到,如果他敢不从,陆无邪一定会杀了他!

他慌不择路的扑到包厢门口,陆无邪却淡淡道:“把你的人也都带走,记得到楼下把帐也结了。”

杨子涛身体一颤,却一句话不敢说,搀扶起他带来的兄弟,慌忙的逃了出去。

还顺便帮陆无邪把包厢门关了起来。

陆无邪这才看向叶凌雪,叶凌雪抱着双膝缩在角落中,泪珠子划过她的脸颊,被吓得花容失色,一脸惶然。

陆无邪蹲下身子,轻轻拍着叶凌雪的肩膀:“没事了,别害怕,以后他都不敢再来骚扰你了,已经没事了。”

陆无邪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叶凌雪顿时哇哇的哭了起来。

他扑进陆无邪的怀中,抱住陆无邪的脖子,瞬间就将陆无邪的衣襟哭湿了一大片,陆无邪只能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能感受到她身体快速的颤抖。

任谁遭遇了这样的事,都会感到害怕,叶凌雪她也只是一个二十岁,还在上大二的小女孩而已。

“别怕,已经过去了。”陆无邪不太会安慰人,只能重复着别害怕。

叶凌雪哭得更大声了,让陆无邪有些手足无措。

“陆大哥,你说,我是不是该回沈阳去,在深海我无依无靠,被人欺负了也没人会出来帮助我,我真的很害怕,我刚刚差点就以为,我这一辈子就这样毁了,如果真让杨子涛得逞,我还怎么做人,我……呜呜。”

叶凌雪终于说话,却哭得更伤心了。

陆无邪赶紧道:“没事没事,以后有我帮你,杨子涛他再也不敢来找你麻烦了,我录了他的视频,放出去让舆论发酵,足够让他那区长爸爸下台了,那是他赖以跋扈的资本,他不敢乱来的。”

“呜呜……陆大哥,可我还是很害怕,万一杨子涛发疯了,还是找我乱来,而你又没在我身边怎么办?那时候就算我想死,恐怕他也不会让我轻易死……我要是被他玷污了,比死了还难受,呜呜。”

叶凌雪还是害怕,身体颤抖得更厉害了,也把陆无邪的脖子抱得更紧。

陆无邪只能也抱住叶凌雪的娇躯,拍打着她的后背道:“放心吧,你要相信陆大哥,陆大哥说没事了,就一定会让你没事的。”

“陆大哥……呜呜。”叶凌雪还是没缓过来,依旧哭着。

陆无邪也不知道怎么劝她了,只能任由她抱着自己,等待着她平静下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凌雪的哭声终于停止。

但她却没有从陆无邪身上离开,依旧抱着陆无邪的脖子,泪水打湿了陆无邪一大片衣襟,陆无邪低头一看,正好看到叶凌雪那羞红的脖子。

陆无邪淡淡一笑,正想说话的时候,叶凌雪突然抬起头,不给陆无邪反应的时间,叶凌雪的双唇突然覆在了陆无邪的唇上。

一条香甜又笨拙的小舌头,直接窜进了陆无邪的口中。

陆无邪顿时瞪圆了眼睛,身体变得僵硬无比,一时之间忘记了动作,大脑变得空白,也不知道怎么动作。

而叶凌雪此时脸红到了脖颈处,她闭着眼睛,笨拙的在陆无邪的口中吸允着,紧紧的抱着陆无邪的脖子,仿佛生怕陆无邪会推开她。

她笨拙的动作,一不小心用牙齿磕到了陆无邪的嘴唇,让陆无邪瞬间清醒了过来。

陆无邪赶紧推开她,惊讶道:“凌雪……”

叶凌雪闭着眼睛不敢睁开,睫毛还挂着泪珠在颤抖着,身子也在剧烈的颤抖着,她依旧挂在陆无邪的脖子上。

开口道:“陆大哥,你已经两次救我了,我不知道怎么报答你,我知道你可能看不上我,但我最珍贵的就是这个了,请你一定不要再推开我,因为我怕我没办法,鼓起第二次勇气这样做……”

说完,叶凌雪突然又贴近陆无邪,双唇更狂野的吻了下去。

二人都即将完全陷入失控的时候,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陆无邪身体一震,猛的清醒了过来。

他推开叶凌雪,急道:“不行!凌雪,我们不能这样做,这样做是害了你,我们都冷静一下,好吗?冷静一下!”

说完,陆无邪赶紧站起来,整理一下凌乱的衣衫,看向自己的手机。

电话是陆小洁打来的。

陆无邪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气息变得平稳,这才接通了电话。

“喂,妹妹……恩,我已经过来了,碰到了一个朋友,现在在校门口的一间饭店吃饭呢。你也要过来?好吧,那你过来吧……”

挂了电话,陆无邪看向叶凌雪,顿时忍不住又是心中一荡。

第20章 再次暗示

叶凌雪浑身都红彤彤的,娇羞的低着小脑袋,根本不敢看陆无邪。

“凌雪,我……”陆无邪嗫嗫开口,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虽然是叶凌雪先主动的,但后面陆无邪反而更粗暴。

叶凌雪低着脑袋,脖子娇红,道:“陆大哥,你什么都不要说,都是我自愿的,你什么都没做错。”

陆无邪顿时又口干舌燥起来。

他深吸一口气,赶紧道:“我妹妹要过来……我去楼下接她。”

说完,他像逃也似的离开了包厢,走到楼下买了包烟,点上吸了一口才算冷静了下来,但依旧忍不住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

就差那么一点点……

如果陆小洁的电话晚打来几分钟,或许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就统统都发生了,那时候电话再打来,恐怕手机都要被陆无邪丢出去。

陆无邪也不知道他此时是什么心情,是庆幸还是失落或者遗憾,总之心情很是莫名,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虽然最关键的没有发生,但其他的都发生了啊。

“算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见陆小洁还没过来,陆无邪赶紧去到洗手间,他很庆幸自己来了洗手间,因为从镜子中,他看到了自己脖子上的草莓。

那是被叶凌雪吸出来的……

衬衫的衣襟没办法挡住那片草莓,陆无邪一咬牙,顿时将手用力的在脖子上扭了起来,直到半边脖子都红了,他才停下手来。

这样,至少看不出是被叶凌雪吸出来的了。

又整理了一下皱巴巴的衣衫,陆无邪来到饭店的门口等着,大概五分钟之后,陆小洁的身影出现在了远处。

“小洁,这里……”陆无邪笑着冲陆小洁招手。

陆小洁开心的来到陆无邪身边,顿时看到了陆无邪通红的脖子,她皱眉道:“哥,你的脖子怎么了?”

陆无邪有些尴尬,不敢露出破绽,道:“刚刚发生了一些小意外,现在没事了,我们先上去吧,我的朋友还在等着我。”

陆小洁皱眉,但也没有太多想,跟着陆无邪走到楼上的包间。

“凌雪?!”

“小洁?!”

当陆小洁与叶凌雪见面的时候,两个女孩都惊呼出声,似乎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对方,都诧异的看向陆无邪。

“哥,你的朋友是凌雪?”

“陆大哥,小洁是你的妹妹?”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问到,此时叶凌雪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包括神色都平静下来,倒也没有让陆小洁发现什么异常。

陆无邪诧异道:“你们两认识?”

叶凌雪惊讶道:“当然认识啊,我们都是深海大学大二外语系的学生,又是一个宿舍的室友,虽然小洁很少在宿舍住……但怎么可能不认识?可是小洁,我从来不知道你还有一个哥哥啊。”

陆小洁也瞪圆了眼睛道:“你这几天跟我说,你在火车上碰到的那个很帅、很酷,让你感觉很舒服的大哥,就是我亲哥哥?你确定你形容的是他?”

叶凌雪,顿时俏脸一红,有些不敢看陆无邪。

陆无邪也尴尬,瞪了陆小洁一眼:“这些形容词,你觉得不是形容你哥我的吗?”

“你觉得是吗?”陆小洁无语。

“……”

“或许,这就是缘分吧,我也没有想到,陆大哥居然是小洁你的亲哥哥,这也太巧了一些,就像做梦一样。”叶凌雪突然笑了起来。

她眼神灼灼的看向陆无邪,显得很是开心,陆无邪却被她看得有些心虚。

陆小洁倒也没多想,也笑着道:“没想到我这个木头哥哥,还能跟凌雪你成为朋友,长进不少呢。”

“点菜点菜,你个臭丫头,哪来那么多话。”陆无邪赶紧打断陆小洁。

三人重新点了几个菜,陆小洁才开口问道:“对了哥,你脖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好像是被人弄伤的?”

叶凌雪看过去,顿时脸颊一红。

虽然被陆无邪加了点料,但她很清除,那里其实是被她吸出来的草莓,顿时俏脸红得跟苹果一样,不敢抬头。

陆无邪咳嗽一声,道:“没什么,不小心擦到了一下而已。”

陆小洁终于也没多问,笑嘻嘻的向陆无邪爆料叶凌雪的一些趣事,然后又反过来向叶凌雪爆料陆无邪的趣事。

一顿午餐,在陆小洁的维持下,气氛倒还算不错,除了陆无邪偶尔与叶凌雪接触时,二人都瞬间心虚的脸红。

吃完午餐,三人一起向教室走去。

叶凌雪是外地学生,所以家长并不需要出席,但她自己却也需要去听一下。

趁着陆小洁去上厕所的空闲,陆无邪赶紧对叶凌雪道:“凌雪,我也没想到这么巧,你居然跟小洁是舍友……我们之前发生的事……”

叶凌雪脸颊一红,却歪着脑袋道:“怎么?陆大哥是希望我,不要告诉小洁听,免得破坏她心目中大哥的形象吗?”

说完,叶凌雪抿嘴一笑,分外妩媚。

陆无邪瞬间又回想起了之前的事,顿时又口干舌燥起来,有些呆呆的看着叶凌雪的那张漂亮的俏脸。

叶凌雪脸颊更红,低头道:“放心吧,我不会跟小洁说的。不过,之前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我不会当成什么都没发生的……陆大哥你今天晚上有时间吗?我……我约你去看电影好吗?”

陆无邪,顿时幻想着在漆黑的电影院之中,他与叶凌雪二人单独相处的场景。

他口干舌燥,紧紧的盯着叶凌雪的俏脸,经过那样的事之后,叶凌雪居然还主动约他,这样强烈的暗示,就只差明说她想继续之前没做完的事了。

叶凌雪脖子红晕,却咬紧了嘴唇直视着陆无邪,等待着陆无邪的答复。

陆无邪很清楚,只要他点头应下来,或许今天晚上,他们就可以真正发生些什么,叶凌雪将任由他摆布。

想到那样的情况,陆无邪他能拒绝吗?

他吞了吞口水,开口道:“好……今天晚上七点,你在校门口等我。”

叶凌雪闻言,顿时娇羞的点了点头,再也不敢看陆无邪的脸,羞得差点想找条地缝钻进去,让她显得更为可爱起来。

陆无邪口干舌燥,只恨不得早点到晚上时间。

他这个单身了二十几年的老伙计,晚上就要寻觅到自己的猎物了,就算沉稳如陆无邪,也显得有些患得患失。

但家长会还是要开的。

下午两点半,陆无邪坐在一间宽敞的阶梯教室中,周围大概有二十几个本地的家长。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老师,在讲台上讲述着深海大学的校史发展、校园文化、教学模式与学生毕业后的就业去向等等等等,听得人昏昏欲睡。

陆无邪对这些也完全没兴趣,眼珠子时不时的瞟向陆小洁身边的叶凌雪,叶凌雪似乎是怕被陆小洁发现,完全不敢看陆无邪。

老师洋洋洒洒的将了大半个小时,学生家长都块睡着的时候,她终于开口道:“下面请优秀学生代表,上台来给大家说几句。”

陆无邪昏昏欲睡,却发现陆小洁站了起来,她整理了一下衣衫,嘴角带着笑容缓缓的走上了讲台。

小洁要做为学生代表演讲?

陆无邪顿时清醒了过来,他看着一脸自信光彩的陆小洁,在台上镇定自若的讲述着她的成长故事,讲述着她的学习方式、生活经验,顿时感觉心里充满了骄傲,他的妹妹陆小洁,真的长大了!

为你骄傲!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家长会结束了。

陆无邪也懒得去总结自己获得了什么,总之除了妹妹的演讲,他什么都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想着晚上与叶凌雪的约会。

家长会结束之后,陆无邪送妹妹回家,早早的吃过晚饭,陆无邪找了个借口离开,来到了江海大学的校门口。

约定的时间一到,陆无邪就看到叶凌雪俏丽的身影,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叶凌雪明显是特意打扮了一番,穿着红白条纹短袖,圆领露出漂亮的锁骨,淡蓝色的迷你短裤,露出白皙修长的大腿,一双红色布鞋简约大方,左手手腕上,还戴着一串水晶红的手链,分外夺目。

看着她打扮过后娇俏的模样,陆无邪只感觉心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

叶凌雪看到陆无邪,脸上顿时娇羞一闪,赶忙低下头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不敢去看陆无邪的脸。

“凌雪,你今天真漂亮。”陆无邪真心说道。

叶凌雪更为娇羞,脸红到了脖颈,点了点头道:“陆大哥,我们直接去电影院吧,我已经买好了电影票。”

陆无邪点点头,也知道不能表现得太急切。

发动车向着叶凌雪指点的电影院位置走去,叶凌雪选择的是一部青春爱情电影,选的位置是最后排,这样的强烈暗示,让陆无邪差点直接爆炸。

但进入电影院之后,陆无邪悲剧的发现,这场电影似乎有些火爆,即使是最后一排,周围也都坐满了人,而且坐得都是一些老头老太太,让陆无邪根本找不到机会,跟叶凌雪一亲芳泽,做出一些让人激动的事来。

只是电影演到一半的时候,陆无邪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只娇软的柔荑握住了。

陆无邪看了看叶凌雪的侧脸,用手指在她的掌心勾了勾,即使在黑暗的环境中,陆无邪也能看清叶凌雪瞬间娇红的脸。

但她却没有放开陆无邪的手,任由陆无邪作怪。

陆无邪此时也在天人交战,犹豫着要不要做一些更过分的事,比如把手放在叶凌雪的白皙大腿上,顺着大腿……

但他纠结了半天,也还是没敢动作,就在他咬牙豁出去的时候,电影却突然结束了,影院中灯光亮了起来。

陆无邪顿时懊恼不已,叶凌雪却突然噗哧一笑,戏谑的看着陆无邪,似乎完全知道陆无邪的心里活动。

陆无邪尴尬的笑了下,心里却在鄙视自己,真是太怂了!

拿出对抗恐怖分子一半的勇气,叶凌雪早就窝在他怀里酥软了,哪里还能给叶凌雪嘲笑他的机会。

“陆大哥,我们去柳江边散散步吧。”

叶凌雪拉着陆无邪的手并没有松开,满眼期待的看着陆无邪。

陆无邪犹豫了一下,他对柳江的印象比不好,他回深海后去过两次柳江边,一次是陪家人散步,结果被张成虎攻击,一次陪夏天散步,结果又碰到了杀手。

但此时美人相约,陆无邪自然不会拒绝,他知道学校宿舍是十一点关门,超过十一点就进不去宿舍了。

而此时已经九点多,只要在柳江边消磨一个多小时时间,他就可以义正言辞的,用学校宿舍关门的理由,让叶凌雪留在在外面住了。

当然,这可能也是叶凌雪的想法,只是二人谁也没有说出来,算是心照不宣了。

陆无邪牵着叶凌雪的手,在柳江边缓缓的走着,二人都没有开口说太多话,只是安安静静的向前走着。

深海市是一座临海城市,有两条河流穿城而过,其中一条是穿过大半个中国,最终入海的远江,其二就是柳江。相比于河水浩荡,行船热闹,岸边也都是高档商业区、高档住宅区的远江,柳江边要安静得多,也没有太多的灯光霓虹。

如果远江是一条大龙,是深海的龙脉所在,那柳江就是一条小蛇,周围聚集的更多的是一些社会的底层,烧烤摊、廉价旅社、成人用品店、密集的公寓小区,是柳江边最容易看到的景致。

很快,他们又走进了昏暗无人的区域。

“陆大哥,我有些害怕。”叶凌雪这时,突然红着脸说道。

陆无邪就算再傻,再没有经验,也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双手有些颤抖的搂住叶凌雪的肩膀,叶凌雪也顺势靠在了陆无邪怀中。

拥进了陆无邪的怀中,叶凌雪也变得胆大了些,开口道:“陆大哥,我有些累了,我们往前走走,如果有旅馆就停下来休息吧。”

陆无邪闻言顿时血脉上涌,他耐心的等待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

他声音有些颤抖道:“好……不过你带身份证了吗?”

叶凌雪闻言,顿时脸红成了苹果,狠狠的掐了陆无邪一把,小声呢语道:“带了。”说完,她的脸羞得窝在了陆无邪怀中。

陆无邪呵呵傻笑,也知道自己问了个傻问题。

但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陆无邪不自觉的脚步加快了一些,叶凌雪感受到陆无邪的急迫,顿时扑哧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陆无邪有些尴尬。

“没有,就是觉得陆大哥你傻傻的,很可爱。”叶凌雪笑着道,脸颊两个酒窝呈现。

很快,二人就看到了不远处的霓虹灯光,一些旅社挂出来的招牌,在黑暗之中显得格外的瞩目。

陆无邪变得有些更急切起来,呼吸都变得有些沉重。

叶凌雪的身子也有些微微的颤抖,陆无邪能感受到她正在剧烈的深呼吸,企图压下她那不平静的心情。

“陆大哥……你会对我好吗。”叶凌雪声音有些颤抖说道。

她知道再往前走几百米,顺理成章的会发生些什么,她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此时也显得有些患得患失,有些恐惧起来了。

她毕竟只是一个,刚刚二十岁的小女孩而已。

更何况,她与陆无邪认识,实际上只有很短的时间,虽然对陆无邪有好感,但对陆无邪的了解却很少很少,完全不知道陆无邪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会不会只是玩弄了她之后,就将她弃之如敝屐。

“陆大哥,我突然有些害怕……”不等陆无邪回答,叶凌雪突然说道,紧紧的抱着陆无邪的手臂,这也是她的第一次,没有人会不害怕。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