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 > 正文

把腿张开多男一女,他的巨大挺进我身体里&最

2019-09-03 13:21作者:admin

我笑一下:“嫂子,我是尾弟!”

我回应完了,感觉心跳也有点快,想着嫂子打开门,笑脸的一对圆圆酒窝,我已经整整两年没有看过了。

“吱呀”!开门的声音响,嫂子的美脸我还没看,先看到的,是她的白色背心。比两年前还鼓,上方柔柔的一片也更白。

“尾弟!”嫂子笑着叫,身子一闪让我进门,站在我跟前,美腮上面的酒窝陷得特别深。

“长高了,也更加结实了,高了我有半个头,有一米八了吧。”嫂子看着我又笑着说。

我也笑着看着她,比两年前更加成熟也更有女人味,瓜子脸的下巴也比两年前更加圆。两年前我很着迷的那股幽香,也更加有韵味。

“坐吧。”嫂子清脆的声音又响,然后转身往里屋走。

我跟在她后面,看她竟然是穿着离膝盖还有十多公分的黑色短裙,腿上也没有丝袜。修长直直的一双小腿,白得看不出一点庇瑕。

文学

嫂子的穿着,让我也感觉惊讶。我们村距离县城还有七八公里,算是山村,一般的村姑,是没有人穿这样短的裙子的。

“嫂子,这两年你过得怎样?”我坐在实木沙发里,看着将电风扇往我这边朝的嫂子问。

嫂子也往另一边的沙发里坐,一对圆白的膝盖合在一起,整齐洁白的洁齿咬着嘴唇。

杏眼瞄了我一下,小声也说:“过得还行吧。”

我点点头,从她回答我的话时,清澈的杏眸有点闪烁的神情,感觉她心里应该隐藏着什么。

“嫂子,这两年,杨来兴有没有为难你?”我又问。

嫂子摇摇头,然后又说:“他倒没怎样为难我。”

我又点头,站起来,准备走了。

嫂子也站了起来,走近我,抬眼看着我的眼睛,微微地笑一下。然后抬起白白的双臂,冲我的T恤领口整理一下。

她这样子,让我心里又是涌起那股萌动,赶紧转过身子,往外面走。

感觉吧,她穿成这样,好像是要出门的样子,我要多留意一下。

我还是那个想法,我要保护嫂子,不受什么人欺负。

我走出嫂子的屋子,感觉她穿成这样,是不是要出门找谁。

瞧着不远处的池塘边,那一丛我挺熟悉的刺竹,走了过去,往刺竹的后面坐。

这边,跟嫂子门外直通村后的巷子刚好对面,她走出来,不管走什么方向,我都能看见。

嫂子高挑的身影出现了,还是穿着白色的背心和黑色短裙。关上门还上锁,然后转身往村后的方向走。

盛夏的下午三点多钟,天气热得就如一个蒸笼一般,村子也静悄悄的。

我感觉,好像整个村子,就只有我跟嫂子两个人在外面。

我站了起来,透过刺竹的缝隙,看见嫂子走到巷子的尽头,往右边拐然后就不见。

嫂子消失的方向,让我感觉,她会不会是找那位,两年前被我砸昏了的杨来兴。

那个老小子,一家人住在靠村东边的新房子,他们家的老房子就是在村子的最后面。

想到这个,我从刺竹后面走出来,往嫂子刚才走的方向跟上。

我走出巷子尽头,也跟嫂子一样往右边拐,眼前没有一个人影。

只有村里人养的两条土狗,趴在一棵龙眼树下,伸出长长的舌头散发出身体里面的热气。

这个安静的情景,更让我肯定了,嫂子一定是找杨来兴的。

赶紧往那老小子的老屋子围墙边走,脚往长着发黑青苔的土围墙一个窟窿蹬,手往两米左右高的围墙上抓,身子一起脑袋往围墙上趴。

我的脑袋才一趴上,透过围墙上面杂乱的墙头草往里面瞧,立马就是想揍人。

看四十左右年纪的杨来兴,坐在石榴树下一张竹躺椅子上面,嫂子却是站在他身边。

“来兴伯,上次说的,让我到那个生态园上班,名额有没有呀?”嫂子的声音虽然清脆,但我听出有点胆怯的模样。

文学

杨来兴点着头:“有,我给你留着。”说完了,伸出黑黑的大手,往嫂子雪粉的膝盖上方模。

我先忍着,瞧瞧这老小子要怎么欺负嫂子,目光也往她的脸上移。见她上齿咬着下唇,身子也晃了晃,但却没有挣扎。

“嘿嘿!你这个小狐狸精,乖一点,我会让你过得很滋润。”杨来兴说完了,笑得表情我都觉得邪恶。

我又有鼻子会冲出血的感觉,那老小子,放在嫂子膝盖上方的手,再慢慢地往上,然后探进黑色短裙里面。

嫂子的美脸轻轻皱了一下,双脚也合紧一点。我还看见,她那一对笑的时候,会浮起酒窝的美腮,瞬间就爬上一层红。

杨来兴瞧着嫂子的双脚合紧点,抬起脸也说:“不愿意呀,那,生态园的名额,我就给别人了。”

“嗯,我……”嫂子也是低低地出声,然后,右脚往一边迈开。

“嘿嘿嘿!”杨来兴笑了三声,另一只手,将嫂子的黑色短裙往上拉。

草他娘的!我无声地骂。

嫂子的黑色短裙一被拉上,我也看见,她一对修长的圆腿好白好圆。

小小的一抹白色也现出丰盈,还有后面看着又圆满,又是结实的一片丰白,看得我感觉鼻子有点热。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