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 > 正文

新书【都市之最强狂龙】小说全文完整版

2019-09-03 13:19作者:admin

第3章:讨债?



“那你就别跟我结婚。”楚清雅有点生气,眼前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恶了,装什么清高。

“不行。”叶凡摇了摇头。

“为什么!”楚清雅的美眸瞪着叶凡,既然彼此都不喜欢,为什么还要结婚。

“因为他们都说我配不上你,可我觉得是你配不上我,所以我要证明自己。”叶凡语气平静,仿佛在说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一般。

“呵呵,你在开玩笑吗……”楚清雅冷冷看着叶凡,她很好奇,这个男人吹牛逼的时候脸会不会红。

很可惜,叶凡的脸并没有红。

就在这时,楚清雪回来了。她的脸色不是很好看,显然知道了之前发生在自家门口的事情。

真是几个废物!五六个人连一个叶凡都拦不住,楚清雪愤愤想道。

“请你出去,楚家不欢迎你。”楚清雪双手叉腰,站在叶凡面前冷冷说道。

“你就是这样对你姐夫说话的?”叶凡眉头一挑,问道。

听到姐夫这两个字,楚家两姐妹的俏脸立马黑了下来。

她们见过不要脸的,但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

“叶先生,你我的婚事是两家的老人订的,但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和你结婚的,请你回江州吧。”楚清雅深吸一口气道,当年楚清雅的爷爷和叶凡的爷爷相交莫逆,在楚清雅和叶凡还是孩子的时候,就给两人订下了婚事。

“我同意。”叶凡说道。

“你同意了?”楚清雅俏脸上划过一抹喜色,如果叶凡同意会江州的话,那她就有办法让自家老爷子打消注意。

“我是说,我同意我们的婚事。”叶凡泯了一口茶,淡淡道。

楚清雪被这话气的酥胸直颤,这混蛋!

楚清雅也在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怒气,她已经好几年没有动过怒了,但今天自从碰见叶凡开始,她的怒火就被点燃了好几次。

“姓叶的,你别给脸不要脸,你要家世没家世,要长相没长相,你就是一只卑微的臭爬虫,你连仰望我姐姐的资格都没有,你凭什么娶她!你信不信,如果我姐姐真的嫁给你,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楚清雪咬着银牙叱道。

对此,叶凡的回应很简单,他吐出了两个字,“不信!”

“你……”楚清雪指着叶凡的鼻子,气的说不出话来,简直无赖至极!

“好了清雪,别说了。”楚清雅冷静了下来,她直视叶凡的目光,道:“想让我嫁给你,可以,但你得帮我办一件事。”

叶凡一脸玩味,他笑了笑笑,道:“我凭什么要帮你办一件事?不论我答不答应你,你都是我的未婚妻,最后都得嫁给我,我为什么要吃力不讨好。”

楚清雅银牙咬的咯咯响,她真想将茶杯扔在叶凡那张可恶的脸上。

“姓叶的,你还是男人吗?”楚清雪气声问道,平日里,楚清雅面前的男人哪个不是绅士翩翩,对楚清雅有求必应,但叶凡却完全打破了这个常理。

“你要不要试试?”叶凡眉头一挑,扫了眼楚清雪已经发育完全的胸部,道。

小姨子竟然敢质疑自己是不是男人,这让叶凡怎么能忍。

“无耻!”

楚家两姐妹异口同声,恨不得生吞了叶凡。

“好了,不逗你们了,我可以帮你做一件事,但事成之后,你必须乖乖给我叶凡当老婆,对我言听计从,听见了吗?”叶凡站了起来,不庸质疑说道。

“好。”虽然心里恨不得杀了叶凡,但楚清雅嘴上还是答应了下来,毕竟这是她唯一赶走叶凡的机会。

“什么事,说吧。”叶凡笑问道。

“帮我讨一笔债。”楚清雅眼珠子转了转道。

听见这话,楚清雪的眸子倏然一亮。

“讨债?”叶凡则有些疑惑,自己这未婚妻,莫非还是个放高利贷的?

“对,讨债。我们倾城公司前段时间和龙腾公司有商业合作,当时龙腾公司资金紧张,我给他们借了一个亿,上个月就到了还钱的日子,但龙腾公司却以各种理由推诿,不想还钱,我们告到了法院,但法院判决书下来却需要一段时间,倾城公司等不起。所以,如果你能要回这一个亿,我就嫁给你。”楚清雅平静道。

倾城公司现在资金链已经断裂,如果再要不回那一亿,倾城公司将面临破产。

“就这事儿?”叶凡有些讶然,他本以为楚清雅会故意为难他,提出一些炼狱级难度的要求,但他没想到,这么简单。

讨债,他再擅长不过了。这世界上就没有人敢欠他叶凡的债,上一个敢欠他债的人是非洲某雇佣军的首领,现在……他坟头的草估计得有三米高了吧。叶凡回想了一番。

但听见叶凡这语气,楚家两姐妹却不由翻了个白眼。这混蛋,当龙腾集团是什么了。

楚清雅道:“你别以为龙腾集团是什么普通的阿猫阿狗,龙腾集团的老板原来是干拆迁发家的,现在他手里还养着上千号拆迁队的人,上次我们公司派出去讨债的人现在还在医院躺着。”

还有这事?叶凡眉头一挑,心道这年头欠钱的果然是大爷。

“怎么样,怕了吗?如果怕了的话,就赶紧滚回江州。别在这儿烦我姐姐。”楚清雪挺起酥胸挑衅道。

“怕,我为什么要怕?”叶凡讥笑一声,道:“要怕也是他们怕。能让我叶凡亲自出马讨债,应该是他们这辈子最荣幸的事情。”

“你不吹牛能死啊。”楚清雪瞪了叶凡一眼。

“这事包在我身上了,楚清雅,你就等着给我叶凡当老婆吧。”叶凡拍拍胸脯说道。

“我静候佳音。”楚清雅微微一笑,她根本就没想过叶凡能要回那一亿,龙腾集团是海东市巨无霸级的企业,黑白通吃,而叶凡,不过是一个江州来的落魄少爷。

他拿什么跟龙腾集团斗?

叶凡离开楚家后。

“清雪,你说姐姐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分啊。”楚清雅揣测问道,其实她本意只是想让叶凡知难而退,但以龙腾集团的尿性,叶凡的下场估计会很惨。

第4章:土鸡瓦狗


“姐姐,你又心软。”楚清雪瞪了一眼楚清雅,她这个姐姐,什么都好,就是心太软,在商场上,心软可是大忌。“就应该让那混蛋吃点苦头,他才能看清楚自己的癞蛤蟆身份。要不然他以后像个狗皮膏药一样粘着你,你可怎么办?”

“好吧……”楚清雅担忧的望了一眼叶凡离开的方向。她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龙腾集团的人,下手轻点了。

叶凡自然不知道楚清雅所想,如果他知道的话,他一定会说,该祈求多福的是龙腾集团,而不是他。

龙腾集团在海东市的名声一向很差,当出租车司机听到叶凡要去龙腾集团要账的时候,二话不说就要让叶凡下车,不想陪叶凡去送死。

叶凡好说歹说,最后又加了点钱,司机才勉强答应。

不过这也让叶凡更加好奇,这龙腾集团究竟有什么来头,怎么能让人怕成这样。

很快,车就到了龙腾大厦跟前,十几个穿着保安制服手拿电棍的大汉在大厦前晃悠着,个个膀大腰圆。

这一幕看上去很唬人,但叶凡却不屑的笑了笑。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龙腾集团里都是些什么东西。

“一群土鸡瓦狗罢了……”叶凡眯着眼,这些人看上去战斗力很强,实则却是不堪一击,如果把他们放在战火纷飞的非洲,他们连半个小时都活不了。

因为,他们没有一点纪律性。

叶凡的信心更足了。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当他表明自己的来意以后,那几个保安竟然只是讥讽的笑了笑,就将他放了进去,拦都不拦。

不拦倒也好,自己正好省点力气。叶凡想了想,跨进了龙腾大厦。

公司的前台是一个穿着黑色职业套裙的浓妆美女,见叶凡进来,她只是瞥了一眼,便继续低头玩手机。

“你好,我找你们老总。”叶凡眯着眼道。

“有预约吗?”浓妆美女不咸不淡问道。

“没有。”叶凡摇了摇头。

浓妆美女又打量了一番叶凡,而后淡淡道:“那请回吧,我们老总没空见你。”

叶凡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他一拳轰在了用大理石砌成的前台上。

“你神经病吧……”浓妆美女有些生气,这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但随后,一声咔嚓声,却让她剩下的话生生止在了嘴里。

她面前的大理石前台,以叶凡的拳头为中心,裂开了几道蛛网般的缝子。

“你们老总现在有时间了吗?”叶凡淡淡问道。

浓妆美女咽了口唾沫,默默拨通了老总张成虎的电话。

“张……总,有人……找你。”浓妆美女惊恐的看了一眼叶凡,她不知道叶凡的拳头究竟是用什么做的,但她知道,前台是用大理石做的无疑。

“谁?”张成虎一下就听出了浓妆美女的不对劲。

“楚清雅的老公。”叶凡道。

“他说,他是楚清雅的老公。”

办公室里,张成虎从赤裸的性感女秘书身上爬起来,浓眉紧紧皱在了一起。

楚清雅的老公?

楚清雅什么时候有老公了?

“让他上来。”虽然心中疑惑,但张成虎毕竟是在刀头舔过血的人物,倒也不至于怕了。

“张总的办公室在十八楼。”浓妆美女怯怯的说了一句。

“十八楼?”叶凡玩味一笑,这龙腾集团的老总倒是有意思。

竟然敢把自己的办公室设在十八楼,要知道,一般人避十八这个数字还来不及呢,毕竟十八这个数字不吉利,地狱便有十八层。

能住在第十八层地狱里的,都是恶鬼中的恶鬼,看来这张总是把自己当成鬼王了啊。

既然你把自己当鬼王了,那我阎王爷今天就来会会你!叶凡笑了笑,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张成虎办公室里,性感的女秘书穿上了裙子,脸色潮红一片,房间里还残留着一股淫糜的气味。

“去,让小刀他们过来。”张成虎拍了拍女秘书的屁股,道。

“嗯。”女秘书低头应了声,刚打开门,眼前便映入一张硬朗的面容。

正是叶凡。

叶凡进了门,张成虎是一个精壮的中年汉子,右脸上有一道刀疤,他穿着一件花格子衬衫,胸前的纽扣没有系,结实的胸肌一览无余。

“怎么称呼?”张成虎打量了一眼叶凡,问道。

“叶凡。”

叶凡眉头皱了皱,房间里残存的爱液味道让他有些不适。

“来要账?”张成虎点了根烟,猛吸一口,淡淡问道。

“嗯。”叶凡点了点头。

“你知道上一个来找我要账的人现在在哪儿吗?”张成虎问道。

“不知道。”叶凡摇摇头,打量着张成虎办公室里的陈设。

“他现在在医院,断了六根肋骨,嗯……还有一根脚筋,估计下半辈子只能在轮椅上过了,你说,他惨不惨?”张成虎看向叶凡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戏谑,宛如在看一只猴子一般。

“惨,太惨了。”叶凡砸吧砸吧嘴,叹道。

“那你还要不要账了?”张成虎吐了个烟圈儿问道。

“要!”

“咳咳”

张成虎被这个要字弄得目瞪口呆,这小子是个傻B吧。他都这样说了,还敢说要。

“我说兄弟,你他妈是不是脑子被车碾了。”张成虎掐灭了烟,站起来恶狠狠问道。

“没有。”叶凡摇摇头,平静道:“张总,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之前你做的事我可以不追究,但现在我来了,那笔钱,我劝你最好连本带利拿出来。”

张成虎嘴角扯出一抹残忍的弧度,他冷笑道:“我要是不愿意呢?”

叶凡忽然咧嘴一笑,说道:“那我就打到你愿意。”

“小刀,进来!”张成虎猛的一拍桌子,震得桌上的烟灰缸嗡嗡作响。

门被推开,涌进来七八个精壮无比的青年。

“卸掉他的腿。”张成虎指着叶凡淡淡道。他还从未见过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傻B。在海东市,从来都是他张成虎找别人要账,哪还有人敢找他?

七八个青年闻言后面露凶光,朝着叶凡左右包夹而来。

他们早年就跟着张成虎在海东市闯荡,这些年来,刀头舔血,凭着一股狠劲儿,在海东市闯下了不小的名气。

打架斗殴更是家常便饭。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