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爆料 > 正文

将她抵在床沿上进入&一言不合就扑倒h老师

2019-09-03 14:07作者:admin

”“真的吗?他是个军人,太好了!”小女孩在婚礼上说:“你怎么清理残渣?“你想继续抽烟吗?”

“不能再吸了。”

赵三斤摇了摇头。刚被吸出的血液逐渐从黑色和紫色变为正常红色。如果你再次吮吸,如果美女失去了太多的血,

恐怕会更麻烦。而且,一些毒液已经蔓延到其余的美容体只被吸,它不干净。

“那怎么样?”小女孩皱着眉头。

去部队当兵之前的那段日子,正是赵三斤和林青青的感情迅速升温的阶段,只差那么一点,两个人就能把生米煮成熟饭,要不然,赵三斤也不会违抗爷爷的意愿,执意不肯去部队。

后来,爷爷软硬兼施,赵三斤却抵死不从,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爷爷才说出了逼着赵三斤去部队当兵的真实原因,赵三斤思前想后,足足权衡了三天三夜,最后关头才下定决心,听从爷爷的安排。

赵三斤去部队,嘴上说是去历练,而实际上,却是借着当兵的机会,暗中寻找一个叫“炼妖壶”的东西。

据爷爷说,炼妖壶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宝贝,至于哪里厉害,有多厉害,赵三斤不得而知,只是,修习《摸骨诀》必须保持童子之身,这一点赵三斤很清楚,就像金庸小说里面修习《葵花宝典》一样,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当然,修习《摸骨诀》并不需要真的自宫,全凭个人定力。

如此以来,摆在赵三斤面前的就是一个十分艰难的抉择,林青青和《摸骨诀》这两者之中,他只能二选其一,如果和林青青双宿双飞,自幼修习了十来年的《摸骨诀》就要前功尽弃,半途而废,反之,就不能和林青青做真正的夫妻,生一堆大胖小子传宗接代。

而两难之中,爷爷告诉赵三斤,只要他参军入伍,找到那个叫炼妖壶的宝贝,就有办法破除这个该死的魔咒……

要说放弃林青青,赵三斤肯定不乐意,另一边,爷爷对赵三斤有养育之恩,恩同再造,加上爷爷一直把赵三斤当成《摸骨诀》的唯一传人来培养,赵三斤更加不希望辜负爷爷的期望,而唯一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就是赵三斤参军入伍,找回炼妖壶。

这次,赵三斤毅然决然的选择退役返乡,正是因为在不久前的一次行动中找到了炼妖壶,并且带了回来,现在就放在他背后的那个双肩包里。

“刘婶,爷爷要的东西,我已经给他老人家带回来了。”赵三斤的情绪稳定以后,点头说道。

“真的?”刘翠蛾愣了一下,随即面露喜色,道:“那太好了,婶子虽然不知道你爷爷说的那是个啥东西,有啥用处,可是你爷爷说了,等你把东西带回来,就放在他的坟头上……”

文学

“然后呢?”

“然后……”刘翠蛾仔细回忆了一下,然后摇头道:“别的倒也没啥,听你爷爷的意思,他就想在九泉之下看看那个东西。”

“……”

赵三斤一阵恶汗,只是看看而已?那破除《摸骨诀》魔咒的方法呢?乖乖,爷爷当初不会是信口开河,随便扯了个慌,故意把我骗到部队里去的吧?

想到这,赵三斤的小心脏瞬间就沉到了谷底。

“三斤,你陪老爷子在这里说会儿话,婶子去找青青,把话给她说清楚,省得让你们俩因为那个柳总再闹啥矛盾。”该说的全都说了,刘翠蛾便不再久留,转身回了村里。

赵三斤一屁股蹲坐在排水沟前的杂草上,拿下双肩包,从里面把费尽千辛万苦才抢到手的炼妖壶按照刘翠蛾刚才说的,放在了埋葬爷爷的位置,然后苦着脸道:“爷爷,你倒是说句话啊,这个劳什子炼妖壶究竟是真的宝贝,还是你随口胡诌出来的?我和青青到底能不能在床上做那种事儿啊?”

所谓的炼妖壶,其实是一个拳头那般大小的球形容器,通体呈银白色,表面雕刻着各式各样的奇怪花纹,虽然是空心,可是握在手里却感觉沉甸甸的,不知道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玄机。

赵三斤自所以知道炼妖壶是空心,是因为上面有个小拇指那么粗的壶口,透过壶口往里面看,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空荡荡的,啥东西也没有。

“凭这个破壶,真能破了《摸骨诀》的魔咒,让我和青青双宿双飞?”盯着炼妖壶打量半天,赵三斤越来越怀疑爷爷生前说过的那些话了。

现在爷爷已经过世,再想追问那番话的真假,等于天方夜谭,再者说,就算爷爷生前说的全都是真话,可是爷爷不在了,只凭赵三斤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打破那个该死的魔咒啊。

“怎么办?怎么办?”一边是林青青,另一边是爷爷,赵三斤被夹在两个人中间,左右为难,再次陷入到了去部队之前那种二选其一的艰难抉择之中。

直到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三哥!”

到了赵三斤身后,脚步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便响起了那个几年来让赵三斤魂牵梦萦的声音。

林青青的声音虽然带着淡淡的喘息,可是落在赵三斤的耳朵里,听起来还是那么悦耳好听、动人心弦。

赵三斤回过神,虎躯微微一震,猛地回头。

此时,林青青就站在距离赵三斤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她上身穿着一件红色的短袖T恤,下身是一条蓝色牛仔裤,马尾辫绑在脑后,清秀的脸颊上不涂脂、不抹粉,却泛起淡淡的红晕,额头上沁出一层薄薄的细汗,喊了一声以后,牙齿咬住嘴唇,目光炯炯的注视着赵三斤,清澈见底的眸子里,闪烁着晶莹剔透的泪光。

几年不见,林青青还是这么的漂亮,只是……

“青青,你瘦了。”对视一眼,赵三斤脱口而出道。

和赵三斤离开清水村之前相比,林青青的腰更细了,腿更长了,接近一米七的身高,让她显得更加苗条,而唯一没有变瘦的,是她胸前那两团挺拔的伟岸。

犹如两个大碗倒扣在上面,随着林青青的喘息时起时伏。

林青青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的打量着赵三斤,大概过了有半分钟,她突然迈开脚步冲上前来,伸出胳膊展开双臂,一头扑进赵三斤怀里,身体由于激动而微微颤抖,藏在眸子里的眼泪终于忍不住,齐刷刷的流出来,瞬间便打湿了赵三斤胸前的迷彩服……

有时候,一个温暖的拥抱,能胜过千言万语。

把林青青抱在怀里,赵三斤心里觉得很踏实,就像是这几年走南闯北,一直在外面四处漂泊的心,突然间找到了归宿。

爷爷过世,赵三斤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可是在他眼里,林青青同样是他的亲人。

“咳!咳咳……”

久别重逢,林青青情难自抑,把赵三斤抱得很紧,恨不能把赵三斤整个人全都揉进她的身体,省得这家伙再四处乱跑,不知道抱了有多久,赵三斤咳嗽两声,把林青青从怀里拨了出来。

“三哥,怎么了?”林青青一愣。

赵三斤低头在林青青胸前瞄了两眼,笑着打趣道:“你身材发育的太好,硌到我了。”

“呸!”

林青青轻啐一声,俏脸顿时刷的一阵绯红,伸手抹掉眼角的泪花,然后握成拳头砸在赵三斤结实的胸膛上,语带幽怨道:“三哥真是个大坏蛋,一走就是好几年,也不知道回来看看俺,而且刚回来就……哼,俺不理你了!”

关于柳盈盈和柳娇娇的事,刘翠蛾虽然已经向林青青解释过了,可是看样子,林青青明显醋意未消,她撒了个娇,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赵三斤,借此表达心中的不满和幽怨。

不过来都来了,说明林青青并没有真的生气,女孩子嘛,都是需要哄的,何况确实是赵三斤有错在先。

于是,赵三斤趁机从后面搂住林青青那纤细的腰肢,再次把她抱在怀里,将下巴搭在她右边的肩膀上,嘴巴对准她的耳朵,哈着热气说道:“青青,我这几年虽然呆在部队,但是我的心始终都在你这里,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如果用一个成语来容易的话,那就是归心似箭,归心似箭啊,你瞧,这才刚从部队里出来,我嗖的一下就迫不及待的飞到你身边来了……”

这是……表白么?

因为是由感而发,所以赵三斤这些暖人的情话说起来十分顺口,而落在林青青的耳朵里,每一个字都是一个奇妙的音符,接连不断的拨动着她心底那根敏感的弦。

感受着赵三斤搂在自己腰间的那双大手,听着那些醉人的情话,再加上赵三斤的嘴巴距离林青青的耳朵那么近,哈出来的热气暖洋洋的,林青青羞臊不已,顿时连耳根子都红透了,小心脏更是噗嗵噗嗵狂跳,像是要从喉咙里面钻出来。

“瞎说,俺才不相信。”即使心里感动的要死,林青青嘴上依然没有要饶过赵三斤的意思,故意板起脸,咬牙哼道:“俺听村里出去打工的人说,外面像柳总那样既漂亮又有钱的女人可多了,三哥身板这么好,长的这么帅,又能说会道,肯定有很多比俺好看的女人喜欢你,而且……”

林青青话没说完,赵三斤突然站直身体,伸手扣住她的肩膀,把她扳了过来,让她和自己面对面,问道:“青青,你不相信三哥的话?”

“傻子才信。”林青青红着脸道。

赵三斤探手抓住林青青的右手,把她的右手摁在自己的胸膛上,又问道:“现在信了吗?”

“啊?”

林青青愣了一下,刚开始没能明白赵三斤是什么意思,可是右手摁在赵三斤那件迷彩服胸前的衣兜上时,她脸色微微一变,皱眉道:“三哥,这里边装的是啥东西?”

“你掏出来瞧瞧。”赵三斤示意道。

林青青点了点头,把手伸进赵三斤的衣兜,刚摸到里面的东西,她心头顿时一动,暗暗想道:“难道三哥他一直……”

想着,林青青把里面的东西掏了出来。

果不其然,那是一张照片。

当初赵三斤离开清水村参军入伍之前,特意带着林青青去镇上的照相馆拍了照片,说是留个念想,林青青当时还挺感动,而现在更加让她感动的是,赵三斤居然一直把那张照片带在身上,并且就放在胸膛前的衣兜里。

衣兜所在的,便是赵三斤心脏的位置,把照片放在那里,这其中的含意不言而喻。

赵三斤牵起林青青的另一只手,紧紧握在手里,盯着她微微有些湿润的眼睛,含情脉脉道:“青青,三哥撒过不少谎,骗过很多人,但是对你,三哥从来不说假话……”

两个人几年没见,久别重逢,心里本来就憋着一股熊熊燃烧的小火苗,现在手牵着手,面对着面,再加上赵三斤的真情告白,气氛顿时就变得有些怪异起来,似乎连周围的温度都跟着噌噌的往上升……

林青青紧张的要命,抬起头,迎上赵三斤那炽热的目光,她的小心脏一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儿,隐约意识到再这么下去,很可能会发生一些只有在洞房花烛夜才能做的事。

这田间地头的,似乎不太合适,万一被路过的人撞见,那……

虽然林青青早就做好了那方面的心理准备,而且和赵三斤一样,都很期待那一刻的到来,可她毕竟是个女孩子,不太放的开,于是悄悄咽了口唾沫,羞嗒嗒的低下头,避开赵三斤那炽热的目光,拿起那张照片岔开话题道:“咦?三哥,这张照片怎么看上去有些模糊?”

“哪里模糊?”赵三斤回过神,疑惑道。

林青青指着照片道:“你看这里,我的脸,我的脖子,还有我的……”

再往下,就是林青青的胸了。

文学

正如林青青说的那样,照片其余的部分都保存的十分完好,看上去特别清晰,只有她身上的那部分,就像是被水泡过一样,已经开始泛白了。

“可能是……时间长了吧?”赵三斤老脸一红,随口搪塞道。

林青青不解道:“那别的地方怎么没事?”

“这个……”赵三斤编不下去了。

天知道,这几年呆在部队,赵三斤几乎每天训练完毕以后,晚上睡觉以前,都会拿出林青青的这张照片看上一会儿,有时候看的入神了,便会情不自禁的把嘴巴凑过去,照着林青青亲上那么一小口。

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能把照片亲成现在这个样子,赵三斤也不容易啊。

林青青不是小孩子,看到那张照片的“惨状”,她哪能不明白赵三斤对着照片做过什么?只是,见赵三斤死皮懒脸不肯承认,她也不说破,把照片重新装进赵三斤的衣兜里,笑道:“三哥,你闭上眼睛。”

“啊?”赵三斤愣道:“好端端的,闭眼睛干什么?”

林青青不由分说道:“让你闭你就闭嘛,俺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礼物?”

一听这话,赵三斤立马就乖乖的把眼睛给闭上了。

会是什么礼物呢?赵三斤记的很清楚,林青青刚才跑过来的时候两手空空,两个人抱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没有注意到林青青身上藏着什么东西。

啵!

大概过了十秒钟,就在赵三斤百思不得其解,想要眯起眼睛偷看一眼的时候,林青青鼓足勇气,冷不丁的凑过来,踮起脚尖,嘟起小嘴,对准赵三斤右侧的脸颊就轻轻啄了一下。

赵三斤只觉得一阵香气扑鼻而来,紧跟着,林青青那温热湿润的嘴唇便结结实实的贴在了他的脸上,只可惜幸福来的实在太突然,时间也很短暂,赵三斤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响,还没能弄明白究竟是个什么情况,林青青“奸计得逞”以后,就已经全身而退,试图转身跑开。

想跑?可没那么容易……

赵三斤这几年在部队不是白呆的,反应十分迅速,他豁然睁开眼睛,探手一抓,然后轻轻一拉,林青青刚迈开脚步,便被赵三斤擒住手腕,一股巨力传来,根本由不得她挣扎和反抗。

“啊呀!”

林青青满脸惊慌的怪叫一声,被赵三斤一拽,她整个人瞬间失控,被赵三斤拽了回去,原地转悠一圈,随后扑腾一下撞进了赵三斤那宽敞的怀抱。

下一刻,赵三斤得意的笑声在林青青耳畔响起:“青青,俗话说的好,礼尚往来,你刚才送给我一个这么重的大礼,我还没有回敬,你怎么能走呢。”

“俺……呜呜。”林青青想要说话,而赵三斤却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

亲上了!

几年的等待,无尽的相思,都在这情不自禁的深深一吻之中,得到了释放。

惊讶、紧张、羞涩、担心……在这些复杂的心理作用下,林青青刚开始其实是拒绝的,毕竟周围这种环境并不适合做这样的事,但是很快,她就被赵三斤的热情把整个人给融化掉了。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